当前位置:主页 > 画廊动向 >

靳尚谊:用画笔为中国人造像

日期:2017-04-21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来源:未知

  靳尚谊,1934年12月生。曾任中央美术学院(微博)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积极探索将中国传统的美学观念与欧洲古典油画技巧结合起来,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风格。《塔吉克新娘》《青年歌手》《狱中瞿秋白》《医生》《八大山人》《晚年黄宾虹》等作品成为中国当代油画的杰出代表。

  1949年,新中国刚刚成立,我考上了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也就是后来的中央美术学院。

  1954年,苏联艺术家的油画作品在北京展出,学校让研究生去展览馆挑选自己想临摹的作品,我选了苏联青年画家马克西莫夫的一幅《铁尔皮果列夫院士像》。世上的事就这么巧合,1955年,我考入中央美院的油画训练班,担任教师的正是苏联专家马克西莫夫。马克西莫夫很会教学,在教画素描时,他提出要注重结构,也就是注重人的结构、构造。他修改我们的画作准确到位,学生画的一张男人体,经过他的修改,造型、骨骼肌肉的效果立即呈现出来。

  毕业后我留校任教,从在版画系教素描,到任教于油画系第一工作室,学有切磋,教学相长,我的绘画水平日益精进。

  1981年,我用近三个月的时间在新疆地区采风,其中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是在喀什地区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1982年初,我到美国探亲一年。在那里,我探访了当地各大博物馆,仔细研究了西方绘画艺术的发展脉络。通过比较和思考,我发现,我的油画在体积方面还没有做到位。回国以后,我就用古典的形式,把体积做到位,把厚度做到认真,画了一张躺在草地上的人体,同事们看后都觉得我的画风变了。

  随后,我结合深入基层的经历,创作了《塔吉克新娘》。这幅作品在当时国内的画坛引起轰动,很多人认为,我开启了中国油画的新古典主义,但事实上这只是我深入基层生活、并借鉴国外油画经验的最后呈现。

  上世纪90年代,我开始尝试在油画中吸收中国壁画的特点,创作了《画家黄永玉》《归侨》等作品。后来很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一本《黄宾虹抉微画集》,其中收录了黄宾虹很多山水画作品。我很受启发,于是就想办法将油画和水墨画结合起来。之所以选择黄宾虹,是因为他的画都比较浓密、发黑,跟油画容易结合。

  很写意的水墨跟油画融在一起是有难度的,因为要有中国的风格,又不能丧失油画的优势。画作完成时,其中既有造型和色彩的优势,也表现了中国画所蕴含的文化精神,是真正有中国韵味的油画。

  1982年我在美国探亲的时候,当地有些画廊希望我留在美国,说可以技术人员身份为我办绿卡,被我拒绝了。我经常对学生讲,我是中国人,我这一生就是要为中国人造像,要在油画创作中展现中国人的精神气质。

  我的作品拍卖的价格很高,但我更愿意把作品捐给美术馆,因为我始终认为美术作品的最好归宿是美术馆,只有在美术馆作品才能和群众见面,这是美术作品最重要的价值。我绝不会为了卖画而去画画,我也不会随着艺术市场变化而心动。

  基础问题是决定艺术水平的。我绘画创作几十年,一直是在为油画领域打基础。直到现在,我还在研究造型、色彩、厚度、抽象美、色调等基础问题。如果问我有什么成就的话,我觉得我就是接替老一辈画家,努力为中国的油画事业打基础、深厚的基础。



 
郑乃珖作品
 
刘万鸣 | 花
 
陈玉铭 | 人
 
杨之光 | 人
 
胡永凯 | 人
 
孔维克 | 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