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画廊动向 >

第14届文献展对雅典的艺术圈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日期:2017-07-21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来源:未知

 观众参与第14届文献展预览当中加纳艺术家Ibrahim Mahama在Syntagma广场的“Check Point – Prosfygika”表演,2017年4月14日,雅典。图片:MilosBicanski / Getty Images

  这个周末,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希腊展区部分“以雅典为鉴”的展览在100天的展期之后将要迎来尾声。Adam Szymczyk在2014年宣布要将展览带进这个债台高筑的国家的做法的时候,就引发了两极化的观点,有人说这是出色的举动,有人则说这违背道德,争议缠身的希腊前财政部长Yanis Varoufakis就曾说这是“灾难性的旅游开发”。

  毫无疑问的是,文献展所带来的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庞大的的观众数量。很多报道已经对这创纪录的访客人数进行了统计,官方尚未作出确认,只有到9月中旬整个卡塞尔文献展结束的时候才会公布数字。(他们目前也没有确切的数字统计来说明到底有多少希腊人观看了雅典的展览。)

  雅典的第14届文献展也恰好启用了蛰伏已久的国家当代艺术博物馆EMST(前途依然是个未知数);它帮助雅典音乐学院的一个罕见的音乐模拟合成器进行了修复;并且在雅典、卡塞尔、以及法国Besan?on的学术机构之间建立起了合作,将成为延续性的项目展开。

  文献展还将全世界的眼光一下子聚集到了雅典,但是结果却不是一下子可以评估出来的。7月16日文献展结束之后当地的艺术圈将会如何?希腊首都的这个展览是否除了“昙花一现”的风光之外一无所获?但至少,如潮的人流会帮助建立起各种新的联系,除此之外也会有更多的衍生效应,很多艺术圈的人目前就在谈论搬到雅典去的想法。

  “效应还有待观察,”致力于希腊前卫当代视觉艺术的非盈利机构Radio Athènes创办人Helena Papadopoulos说。Papadopoulos与搭档Thomas Boutoux一起策划了音频文献资料库“All:Collected Voices”,这个文献库是雅典歌德学院与Radio Athènes联合录制的大家对展览的反馈,以及2017年春、夏两季的原创声音作品。(不同于第14届文献展的官方广播节目“Every Time A Ear di Soun”)。

Daniel Knorr,《Βιβλ?ο Καλλιτ?χνη》(2017),物质化,第14届文献展Athens Conservatoire (Odeion)展出现场,图片:? Daniel Knorr / VG Bild-Kunst, Bonn 2017,摄影:Mathias V?lzke

  “你得到的答案会因人而异,”她对artnet新闻说:“观众的人潮对城市产生一定的影响,学者、策展人、艺术家这些艺术界专业人士的出现有着很重要的意义。我们曾经有过一个活跃的当地艺术氛围,但是这种声音只是在一定的圈子里才得以发挥作用。”

  “有些人看见的则是文献展之外的东西,”她说:“比如,艺术院校和学者们对我们的项目以及运作方式、所面临的问题等等都有着浓厚的兴趣。

  “这种规模的艺术活动出现在雅典,自然伴随着褒贬不一的声音,”她说:“这引发的不仅仅是关于展览内容的讨论,还有很多其他的话题:德国与希腊、脆弱的机构与强大的机构、这样的事件是如何消对本地进行消费的,以及国际上对此的看法。我们还有很多讨论要进行。这对艺术圈来说是一种解放,肯定会有持续性的回响。”

  对Papadopoulos来说,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是非常明确的:“我想未来会有更多的交流,但是这也需要雅典的机构来担负责任,进行开发。”

  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认为这种兴趣需要按照文献展上展出的那些内容的方向发展。“因为第14届文献展的出现,国际流动所引发的效应为当地的艺术家和项目带来了越来越多的关注,”雅典的艺术家、理论家Kostis Stafylakis说。但是,他对那种简单粗暴的策展方式却发出了尖刻的批评:“当地的艺术并不是那种统一的面貌,也不是某种对社会及美学的僵硬表达。即便是当地的激进批评表达也是沿着多元化的路径发展的。”

  按照他的说法,影响力的问题需要更具体的语境。“真正的问题是:文献展想要与哪些项目、艺术家、思想者、以及组合架构进行互动?那些看起来与社会及类历史叙事有着共谋的内容,在文献展的东方主义眼光之下,似乎像是要想建立起一个更加广阔的、有着普世人文关怀的观众群体。”

  Stafylakis说:“文献展没有对近期历史及其组成构架有着深度的理解,而只是简单的将希腊的民主主义自我迫害的行为泛泛而谈地描绘成狡猾的‘原住民抵抗’。希腊社会当中更重要、更持久、当下盛行的民粹主义、传统主义、反犹太主义却未被提及。“

  他还提到,一些当地“重现新爱国主义怀旧情绪”的艺术作品被纳入了展览,而那些过度批判希腊的新爱国主义和“希腊式”意识形态的作品却被“巧妙的忽视了”。

Andreas Angelidakis,《未授权(Athinaiki Techniki)》(2017),展览现场,Polytechniou 8,雅典,第14届文献展。图片:Angelos Giotopoulos

  艺术家、建筑师Andreas Angelidakis参与了雅典和卡塞尔两地的展览并展出自己的作品,他说现在评价展览对雅典艺术环境产生的影响还为时过早:“专业的艺术观众源源不断的到来,他们往往会观看在城市里发生的一切:从文献展的活动,到艺术家运营的空间,到当地的机构。也许是因为EMST的收藏在Fridericianum进行了展出,卡塞尔部分对于希腊艺术家的呈现来说显得更加重要。”

  Angelidakis在其他的地方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因为文献展和它带来的关注度,这座城市产生了很多能量。它并未开启什么新的空间,而是选择了与现有的机构进行合作。我个人对当地的一部分人,以及他们对于文献展愚蠢的民粹主义的歇斯底里感到失望。我觉得他们的力气应该用在更有建设性的地方。”

  来自The Breeder画廊的Stathis Panagoulis和George Vamvakidis是参展希腊艺术家的代理人,他们期待展览对当地的氛围会有“巨大的影响”,说展览“在一个非常情绪化、戏剧化的时间节点引发了一次思辩,在重审古代希腊艺术极其对欧洲启蒙运动的影响的同事,也将Pikionis这样的早期现代主义希腊艺术家和当代艺术家纳入其中。”

  画廊主Eleni Koroneou表示赞同,此次大展确实将国际的艺术观众带到了这个城市。“但是因为展览遍布整个城市,对于参观者来说有着很高的要求,那些没什么时间来体验城市的人,几乎没有什么时间去文献展场地之外了解雅典的艺术氛围,”她说:“我大部分时间是在机场和那些组织机构的成员见面的,而不是在我的画廊。”

 Rebecca Belmore,《Biinjiya’iing Onji (来自内部)》(2017)。Filopappou Hill,雅典,第14届文献展。图片:Fanis Vlastaras

  Koroneou则不同意这种针对雅典人的批评:“当地的艺术圈竭尽所能的来利用这一临时的事件提升自己的知名度。各种活动是使用从下而上的视角展开的,比如艺术家运营的机构和各种非盈利空间。”

  “对于希腊艺术家的兴趣是存在的,但是我并不确定这是暂时的还是持久的效应。现在说这个还为时过早,我们要拭目以待。不管怎样,雅典已经在世界艺术地图上引发了将近一年时间的关注,我注意到很多艺术的创作者搬到这里,因为这里的生活成本很低,”她说。

  艺术评论家、文化导刊Athinorama的资深编辑Despina Zefkili则有另外一种观点:“当地艺术圈一直在艰难困苦的环境当中寻找生存之道。雅典是一个充满创造性的城市,在这里你不需要花很多钱就可以创作艺术。当文献展在2年半之前到来的时候,这里没有任何的文化机构的基础设施,也没有任何针对当代艺术的文化政策。”她对artnet新闻说。

  但是她对Adam Szymczyk的策略发表意见的时候,没有任何保留:“文献展需要挑战自我,其中最有意思的部分就是将展览延伸到雅典。但是这依然是一个有着传承的大事件。我认为展览过于简单,并且浪漫化了,有点是惺惺作态的在悲叹普罗米修斯的反抗性潜台词、古代的历史、以及当下希腊对于严厉政策以及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抗议。”

  和一些当地的声音一样,她还指出,文献展与2017年雅典双年展时间重合,却未与之形成互动。“文献展主要和公共机构合作,抛开类似雅典双年展那些实际的、非官方、却对当地艺术圈更有意义的艺术力量不顾。”

  “不管怎样,这有着积极的间接影响,”Zefkili说:“这么多外国人以及随之而来的关注,艺术家和画廊可以建立新的联系,也许会在未来产生有趣的合作。当地也对当代艺术扮演的角色有了新的理解。”

  但是缺乏基础构建却会导致在文献展结束之后很难延续它所产生的势头。“如果我们没有办法在当地建立强有力的机构,那么这就会像2004年的奥运会一样前功尽弃。对我来说,到目前为止,文献展在雅典最重要的效应在于它引发了当地关于文化政策所扮演的角色的大讨论,”她总结道。

Michael Landy,“突发新闻——雅典”,Presented by NEON,Diplarios School,雅典。图片:Hili Perlson

  NEON 基金会执行总监Elina Kountouri同样认为现在掌握命运的是雅典法院。“现在说长期效应以及延续性还为时过早。但是有了势头,我们就需要来考虑如何延续这种合作。”

  “当地的圈子需要两个东西,”她对artnet新闻说:“第一,政府方面要积极的认可对视觉艺术的投入对于社会的重要性——最终这会导致政府使用战略政策和私人领域一起对于视觉艺术领域的持续性支持。第二,艺术家以及艺术界的职业人士积极的与国际领域互动的机会。这超出了文献展的范围,然而却取决于我们,如何开放这座城市,如何全面激发它的潜力。”

  在第14届文献展雅典的开幕式上,市长Giorgos Kaminis对德新社说,想要为这座城市的文化事业兴盛而做出不懈的努力。但是,到目前、或者要持续到欧盟为系列免除债务的那一天,当地的当代艺术圈的个人与机构目前高昂的情绪所面对的仅仅只有国外那些资金良好的机构所留下的光环。他们会如何应对,是否可以保持住这种吸引力?唯有时间可以给出答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郑乃珖作品
 
刘万鸣 | 花
 
陈玉铭 | 人
 
杨之光 | 人
 
胡永凯 | 人
 
孔维克 | 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