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画廊动向 >

明代那场牵连唐寅的弊案,吴宽在手札中是如何

日期:2017-07-26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来源:未知

上海博物馆即将在8月3日举办“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手札精品展”,遴选出馆藏吴门著名书画家手札精品49通。

  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同时出版的展览图录《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集》总计收录了82通手札精品,下文详述的《吴宽致欧信札》即收录其中。吴宽的这件书札又称《乞情帖》,是吴宽为受科场弊案牵连的同乡友人唐寅向同僚乞情,请其通融照顾的信札。曾经吴湖帆收藏,定名为《唐寅乞情帖》,上有“吴湖帆珍藏印”“梅景书屋秘笈”等收藏章六枚。

  《吴宽致欧信札》

  吴宽的这件书札又称《乞情帖》,是吴宽为受科场弊案牵连的同乡友人唐寅向同僚乞情,请其通融照顾的信札。书法作小行书,墨色淡润,字距紧凑,点划微腴而提按自然,具有吴宽典型的书风。曾经吴湖帆收藏,定名为《唐寅乞情帖》,本幅上有“吴湖帆珍藏印”“梅景书屋秘笈”等收藏章六枚。

  吴湖帆鉴藏印

  弘治十二年(1499)二月春闱,发生了一起震动朝野的弊案,户科给事中华昶弹劾会试考官程敏政徇私鬻题,收受江阴考生徐经及唐寅的贿赂。科举取士,国之根本,舞弊一说既出,天子震怒,令礼部议处,礼部以“风闻”立案,华、程、徐、唐皆下狱,数月审理质问,官员猜疑攻讦,察无实证,终不能定论。案件的结局两败俱伤,华昶以“言事不察”,调南京太仆寺主簿;程敏政以“临财苟得,不避嫌疑,有玷文衡,遍招物议”,令其致仕,出狱仅四日即因痈毒不治;徐经、唐寅则以“夤缘求进”黜充吏役1。这场是非的因果缘由,数百年来众口纷纭,莫衷一是,惟对於唐寅,盛名遭妒,高才受黜,士流多同情惋惜。

  弊案结定时为弘治十二年六月,吴宽这件《乞情帖》,按其款署及考其札中言事,当作于同年八月十九日。细考其中内容,可对史料记载稍作证实补充。全札如下:

  自使斾到吴中,不得一书,闻敕书已先到,亦未审何时赴浙中,极是悬悬。兹有□今岁科场事,累及乡友唐寅,渠只是到程处,为坐主梁洗马求文送行,往来几次,有妒其名盛者,遂加毁谤。言官闻之,更不访察,连名疏内,後法司鞠问,亦知其情,参语已轻,因送礼部收查发落。部中又不分别,却乃援引远例,俱发充吏。此事士大夫间皆知其枉,非特乡里而已。渠虽尝奏诉数次,事成已无及矣。今便道告往浙省,屠老大人惜其遭此,定作通吏名目者。如渠到彼,切望与贵寮长杨、韩二方伯大人及诸寮友一说,念一京闱解元,平生清雅好学,别无过恶,流落穷途,非仗在上者垂眄,情实难堪。俟好音到日,或有出头之时,谅亦不忘厚恩也。冗中具此,不暇他及,惟冀心照不备。眷末吴宽再拜履菴大参大人亲契执事。八月十九日具。

  “南京解元” 朱文印 唐寅《行书为史君书旧作诗卷》故宫博物院藏

  (弘治十八年(1498)29岁的唐伯虎中应天府乡试第一,即“解元”)

  信的前半段,是吴宽对事情原委的简要叙述,说明唐寅被牵连其中是由于为“坐主梁洗马”到“程处”“求文送行”。“程处”即程敏政;“梁洗马”即司经局洗马兼翰林院侍讲梁储,一年前(弘治十一年)任应天府乡试考官,录取唐寅为解元。同年年底,梁储奉命充任正使,持节往安南,代表皇帝封安南世子黎晖为安南国王2。所谓“求文送行”即指此事。继而有“妒其名盛者”加以毁谤,及至下狱充吏。吏即胥吏,明初以来,官与吏泾渭分明,身份地位别如霄壤,胥吏不得任御史,不得任知府,不得考进士。这就意味着吏员永无出头之日,进入高级官僚阶层的途径完全被堵死,一旦为吏,再难翻身。甚至“自明中叶以后,士大夫之于胥吏,以奴隶为之,盗贼待之”3,这是自视清高的文人无法忍受的折辱。因此,士大夫们多对唐寅表示同情,此时的吴宽正任职吏部右侍郎,他所接触与感知到的应该是士流对此的真实态度。

  信的后半段,是吴宽向唐寅即将充吏的地方长官乞情,请他与同僚善待于他。唐寅被判充吏役,至于到何处为吏,正史中并无记载,祝允明为唐寅所撰墓志铭中说被“黜椽于浙藩”4,吴宽此札可以证明这一点。札中有“未审何时赴浙中”“今便道告往浙省”之语,既然是为唐寅乞情,对象应该是当地的地方长官。确定了受信人任职的地方,就可以进一步考证此人的身份。吴宽对受信人的称呼是“大参大人”,“大参”即参政,明代职官,各地设左右布政使各一人,其下有左右参政若干。又札中言“闻敕书已先到,未审何时赴浙中”,可知此人即将赴浙江任参政之职。查《明实录·孝宗实录》卷一百五十三,弘治十二年八月“升户部郎中欧信为浙江布政司左参政”,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内,浙江参政的职务都没有调动的记录。因此,吴宽的这封信,应当就是写给欧信的。

  《吴宽致欧信札》局部

  欧信(?-1506),字孚先,顺天府蓟州人,成化甲辰(1484)进士,官至右副都御史巡抚大同,有能吏之称5。此外,信中又提到请欧信向其“寮长杨、韩二方伯大人”说情,这两人就是时任浙江左右布政使的杨峻与韩镐6。吴宽爱重唐寅的人才,乞情的信中遍托同僚,唯恐他到了地方上境遇难堪。最终,心高气傲的唐寅意料之中地拒绝充当吏役,吴宽的一番好意也并没有派上用场。不过,祝允明为唐寅撰写的墓志中说,对于吏役,有人“或劝稍贬,异时亦不失一命。子畏大笑,竟不行”。吴宽作此札时是八月下旬,离弊案结定已有两个多月,尚有乞情之举,或者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唐寅并非没有考虑过那个人的建议,而与他亲厚的友人如吴宽等也在积极地为他的将来筹谋。唐寅最终的选择虽然于他自己的生活很难说是幸抑或不幸,然而确在明代艺坛成就了一位造诣非凡、人格高尚的艺术家。这样的结局,他的友人们,包括曾为他作过另一番打算的吴宽,必定是满怀欣慰的。

  注释:

  1,《明实录·孝宗实录》卷一百五十一。

  2,《明实录·孝宗实录》卷一百四十五。

  3,《日知录集释》卷十七。

  4,祝允明《怀星堂集》卷十七《唐子畏墓志并铭》。

  5,《明实录·武宗实录》卷十七。

  6,明清时,方伯为布政使的别称。另,按《明实录·孝宗实录》卷一百四十二:弘治十一年十月,原浙江布政使司左布政使杨峻丁忧服阙复任原职;卷一百六十六:弘治十三年九月升为南京光禄寺卿。卷一百五十三:弘治十二年八月,升浙江布政司左参政韩镐为本司右布政使。据此,吴宽写信时的浙江左右布政使即为杨峻与韩镐。



 
郑乃珖作品
 
刘万鸣 | 花
 
陈玉铭 | 人
 
杨之光 | 人
 
胡永凯 | 人
 
孔维克 | 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