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亚洲妹我爱你_岛国无码Av免费观看_百度影音av网站_五月色影音先锋av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2000galler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三集 禹州篇  第一章 初遇忍者

时间:2018-02-06 在无忧宫的大广场上,法斯特的皇帝为叶天龙举行了盛大的送别仪式,连神殿方面也派出了司教级的人物出席了这次活动,真不知道是使命的重要程度,还是这个一夜之间成名的男人的吸引力,反正这样的待遇已经好久没有出现了。
  这天,安德列三世先是在太和殿赐宴,亲自为叶天龙赐酒,然后率重臣和叶天龙一行人在神殿派来的司教的主持下拜祭法斯特的立国之神,待遇之隆重让许多人为之咋舌,而尤那亚更是怒火中烧,这么一个男人居然如此得父皇的宠心,这样下去如何得了?
  而吉里曼斯则是更加坚定了要拉拢叶天龙的心志,虽然他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只重视后果的他自然知道有叶天龙的帮助,他在与三太子的斗争中很有胜算。
  纷扰半天,直到近午时分才算是正式出发。
  叶天龙自从出生以来,还从来没有这般风光过,法斯特国中有头有脸的人都出场了,王公贵族,众多大臣们一一向自己敬酒,他心中的得意,那是不用说了。
  他对这个年迈的老头不由产生出极大的感激之情,浓浓的知遇恩在他心中涌起。一时间,真是要他赴汤蹈火也是不皱眉头。
  叶天龙意气风发的望着身边全副戎装的众女,他对完成使命有着无比强大的信心,仅仅是在自己的国家内迎接一个送亲使团,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没想到自己到帝都短短的几天内,不但大大的出了名,还收了一个强力的手下,一个绝对是万中无一的高手。想到这里,他的目光落到了立马在旗门下的左岛近。
  巨大的身躯包裹在玄色的盔甲之中,背上的六尺巨剑散发出可怕的气息,叶天龙知道这剑的厉害,当他第一眼看到这把剑,也不禁被吓了一跳。据认识此剑的柳琴儿讲,这就是传说中由天机族的铸天师耗尽毕生精力所制的六大神兵之一的巨阙剑。真不知道为什么这剑会落入默默无闻的左岛近手上。
  一离开艾司尼亚,叶天龙便催动军队,沿着官道浩浩蕩蕩往此行的第一站禹州进发。他们要在那里接待从武安来的送亲使团,然后再一路护送着返回帝都。
  配给他的副手是一个精明的中年将军,叫索沖。这一路上,他将行军事宜安排的井井有条,让叶天龙省却许多麻烦事。而他和左岛近也是一见如故,两人在许多方面很有默契,到了后来,反倒是身为主将的叶天龙变得无所事事,整天和柳琴儿,玉珠她们混在一起,让下面的士兵感到这个主将的水平实在不高。
  可这个当事人似乎是缺乏一颗羞耻心,根本没有感到这有什么不对的,照样轻鬆过日子。
  行了几天,柳琴儿终于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身为主将居然会这么悠闲,难道没有听到下面士兵的议论,说他只是个游手好闲的男人。
  叶天龙毫不脸红的回答道:「他们做的比我好,与其给别人添麻烦,不如放手让有实力的人尽力而为,是我一向的做法啊,我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柳琴儿听罢先是不悦,仔细一想,不禁释然,与其自己做的一塌糊涂,不如交给有此才能的人士做,只是叶天龙的做法与这个时代的人们不同罢了,没有人会愿意承认自己的水平不如别人,因为这会导致被人所轻看。
  而当他们的对话传到忙碌的两个人耳朵里时,两个当事人不约而同的放下手中的事务,「真是个奇怪的男人」是首先出现在他们心中的想法,他们默然站立了一会儿,才收拾起自己纷乱如麻的心情。
  从此以后,他们做事更加严谨,而索沖对叶天龙好像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不再怀有先前那种有些看不起的心理,在法斯特军中,有不少人都抱有这样的认识,叶天龙不过是个幸运的暴发户,他的能力不能和他的位置相配。特别是一些久历阵仗的宿将,更是看不起像这些突然间窜起的新贵们。
  这一日,行到了并州的地界,由于山道被水沖毁,他们的行程变慢,一天只行进了四十多里路。黄昏时分,大队开始安营休息了。
  在索沖的指挥下,士兵们在一条小河旁的草原上竖起了二百多个营帐。虽然是一次普通的任务,索沖也并没有因此有鬆懈之心,他将营帐分成三组,按照三才的方位布下了一个严整的营地。这一路来,他在行军布营方面的能力给叶天龙他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对于这样一个身经百战,又富有才能的将军为什么没有得到军部的重用,到现在也只是一个千骑,叶天龙也感到有些费解。
  ※ ※ ※
  在叶天龙的主帅大帐里,叶天龙、左岛近与处理好安营事宜的索沖三人,围坐一席,享用着丰盛的晚餐。
  三个屠夫在一起会说杀猪,三个裁缝在一起会谈製衣,三个武夫在一起,自然免不了谈些战争和兵法的事情。
  而在场的三个人当中,叶天龙是半个门外汉,左岛近又是个新人,只有索沖是真正经过百战的宿将,自然是他以专家的身份,大谈他所经历过的战争,以及他对战争的认识。
  索沖喝了一口酒,悠然道:「战争的胜负虽然是由许多因素组成,但军队装备的重要性是不容置疑的,还有就是将领的指挥能力。以前我国能在大陆诸国中脱颖而出,就是我国名将辈出,军队的装备远胜于其他的国家。」
  叶天龙想起自己在天风战役中遇到的魔导大炮,如果那个装备是在亚素的兽人手中,说不定战争的结局会翻过来。他也深感赞同地点点头。
  索沖续道:「当初我国的军队由甲冑骑兵、重装和轻装步兵、弓箭手、魔法师、攻城部队、辎重队组成,有需要时甚至还包括了工匠兵,这是那些只知道骑兵和步兵的国家根本无法望其项背的。后来其他国家也组织了和我们一样的军队,才出现了一定的平衡,战争的胜负在更大的程度上依靠组合的战力。虽然现在还有不少人在研究新的装备,期待有更加强大的武器出现来决定一次战争,但如何运作来发挥它们的综合实力,始终是一个所有将领都需要仔细研究的问题。」
  左岛近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点头道:「不错,我也曾经对用兵的方法下过苦功,要充分发挥各种部队的作用是一件非常複杂的事情。这一点上,飞凤将军于凤舞是做得最好的一个。」
  索沖摇摇头,道:「不,据我所知,至少还有两个人在这一点上丝毫不比于将军差。」
  叶天龙一愣,左岛近已经接着道:「哦,我忘记了,应该把海鹰扬将军也算上。」
  索沖颔首道:「不错,海鹰扬将军算一个,还有一个是英西帝国的韩信谦。」
  左岛近一拍大腿,说道:「我怎么把他忘记了呢!我年少时曾游历过英西,他因大破吐夷的蛮族骑兵在那里是极有盛名。不过也由于这个原因,他一直待在大陆的极西处,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声。」
  海鹰扬是叶天龙听说过的,现在他们两个人都这么推崇,那么他是的确名副其实,而英西的韩信谦自己虽然不知道,既然左岛近和索沖这么说,依着他们两个人的性格,也绝非虚言。
  随着谈话的深入,叶天龙了解到索沖是真正的行伍出身,久经战阵,积功升至千骑长,可是由于他是平民骑士,在军部颇受排挤,被调到了城卫军后,一直是受到冷落,无法再进一步提升。
  这是一个值得结交的男人,有了这样认识的叶天龙和索沖更加的推心置腹起来。
  也许是谈兴甚好的缘故,等他们散席时,已经是掌灯时分,大营中星火点点,按照一定规律点燃的营火组成层次分明的照明,在严整中透出好看。
  ※ ※ ※
  趁着酒性,叶天龙信步行到了河边,坐在如云的草地上,享受着徐徐的晚风吹拂,看着眼前缓缓流淌的河水,耳畔传来潺潺的流水声,整个人有种恍若梦中的感觉。
  蓦然,对岸不远处的林中惊起一只飞鸟,噗楞楞在上空盘旋着,打破了宁静的夜空。
  「怎么回事?」叶天龙略带好奇的望着那不肯下来的鸟儿,「也许是那边有什么猛兽要攻击它吧。」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身后传来了一声如出谷黄莺般,「你果然在这里啊!琴姐姐还到处找你呢!」
  回头一看,是巧笑俨俨的玉珠,她正轻灵的往这边走来。穿一身武士劲装的她,身形修美,走动间活力喷薄,在皎洁的月光下,是如此的俏丽活泼,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叶天龙大力的拍了拍身边的草地,「来,到这里陪我坐会儿!」
  在叶天龙的身边以优美的姿态坐了下来,玉珠轻声道:「坐在这里真是舒服啊!」
  叶天龙搂着玉珠柔软的娇躯,鼻子中嗅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在如此幽静的环境中,真有一种迷幻的感觉。
  可惜这样的享受对他来说是太短了,对岸的林中又飞起了一只鸟,煞风景的在空中叫了几声,还朝这边飞了过来。
  一时好奇,叶天龙拉起了玉珠,说道:「我们到那边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如果是柳琴儿在,也许会说「有什么好看的,不如回去吧」,但对他从来没有异议的玉珠只是笑笑跟着,去满足他突发的好奇心。
  进入了光线略显幽暗的林中,他们很快就发现一个身穿夜行黑衣的人正靠在一棵树身上。
  这个人全身一样黑,连头罩也是黑色的,遮掩了整个脸面,只留出一双眼楮。可惜现在这双眼楮紧闭,只有面罩下传出的些许喘息声说明了这个人还是个活的。
  叶天龙和玉珠交换了一个惊疑的眼神,因为他们都闻到了一丝血腥气,怪不得会惊动夜鸟,原来这个人已经负伤了。
  似乎是听到了来人的脚步声,这个人勉力张开眼楮,神光暗淡地望着向他接近的叶天龙和玉珠。
  叶天龙加快了行进的脚步,口中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蓦然,这人的眼楮一亮,口中低喝了一声,双手握住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弯刀。
  寒光一闪,弯刀居然往身右挥过。
  明明他的身右没有人,但看他这一刀是劲气十足,划破空气能够听到清晰的破风声,可见他是鼓起余勇的,绝不是在开玩笑。
  叶天龙停下了脚步,因为他感到玉珠突然从自己的身边超越过去,口中发出一声娇叱。
  「鼠辈大胆!还不现身出来!」
  她的小手一挥,玉指连弹。三道目力难测的黑光在林中斑驳的月光中闪过,所去的方位是那个人的左右身边。
  「叮!」
  先是一声兵刃相交发出的声响,似乎是弯刀在空中与一把看不见的武器相碰。
  那个黑衣人手中的弯刀脱手飞出,在空中翻腾几周后落到了叶天龙的脚前。这时他才看清楚这把弯刀并不是大陆中常见的样式,而是两面都开了锋,应该说是一把弯剑。它的把柄是利于双手握的长柄,云头的样子也很特别,像半月形的的张开,起到保护手的作用。
  接下来出现的声响更是让叶天龙吃惊不小。
  在金属製品的东西发出破裂的声响中,夹杂着惨叫声。
  「啊!啊!」
  两声尖锐的惨叫划破了夜空的静谧,又惊起了不少林中的夜鸟。
  在那个黑衣人的身边倏然出现了两个摇摇晃晃的人影。他们的手中还握着残缺不全的武器,从剩余的部分来看,也是和先前那个男人的弯剑是同一系的。
  叶天龙定楮一看,居然同样是一身夜行的黑衣服,连头带脸一起罩在头罩里面的男人,和靠树而立的男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如果是同时出现的话,他一定会把他们当作是一伙的。
  说起靠树的男人,叶天龙再看时,他已经慢慢从树身滑下,看来是支持不了多久了。
  「喂!你要支持住啊!」
  叶天龙一拍玉珠的肩膀,举步往前走。透过林梢洒落的月光在他的身后投出了一个游移不定的影子。
  「公子小心!」玉珠突然叫道。
  早已全神贯注的叶天龙倏然转身,飞快地拔出了腰间的烈焰赤煞,在身前有力地挥过,血光迸现。
  他的这几个动作一气呵成,简单扼要,但成果却是十分明显。
  在他的身前掉下了一只手臂,失去主人的手中还紧紧握着一把短短的小太刀。
  「扑通!扑通!」
  那两个摇摇晃晃的男人这个时候才脸朝下的倒在地上,手脚抽动了两下就寂然无声了。
  从树那边重新掠回,玉珠朝叶天龙微微摇了摇螓首,叶天龙明白那个人已经没救了。
  而此时叶天龙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手握断臂的黑衣人,他的面罩上画着碧青的火焰,在月光下那火焰好像在跳动一般,而且让人惊异的是他的断臂处并没有出现应该出现在那里的液体。
  「鬼忍众的事,你也敢插一手吗?」
  黑衣人咬牙切齿地说道,可惜现在手握自己的断臂,缺乏摄人的气势,而且好像他的法斯特语也不太地道,加上咬牙切齿的缘故,更是显得口齿含糊不清,陡然增加好笑的成分。
  「桂仁重,是一种好吃的东西吗?」手提血红利剑的男人就是一脸好笑的样子,还一本正经地转头问他身边美丽的女子,「你听过这种东西吗?」
  「没有听说过耶!」眼楮亮晶晶的她还歪着脑袋,认真地想了一下,「看来只是一群见不得光的耗子罢了。噫,又有三头过来了!」
  断臂的黑衣人已经知道了这个美丽的女子有着可怕的实力,光看她那么一挥手,就让自己这方的两个好手莫名其妙的毙命,这是他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可是出于本身的尊严,他还是咆哮起来。
  「不知死活的小狗,你们会为自己轻浮的口舌后悔的!」
  「很好,把他们都叫出来吧!」叶天龙举起手中的烈焰赤煞,血红的剑身在月光下似乎是失去了形状,就像是吞吐不定的火焰,映得四週一片红红的。
  「原来这是一把神剑!」断臂的鬼忍双眼中升起两团火焰,鬼焰闪闪,有贪婪,也有羡慕,「你就是仗着这把剑才这么神气,真不知羞耻!」
  在烈焰赤煞的神光照耀下,叶天龙身边的三个黑影都现出了他们的实体。按照某种规律站立的他们,无不透出浓浓的杀意,三双有如毒蛇般的眼楮死死地盯住了场中的两个人。
  一般人在这种包围下早已心惊胆战,大失水準,可惜现在在他们包围中的两个人是他们的恶梦,很快他们就知道招惹眼前的两个人有多么的不明智,特别是这个清秀绝伦的小女人。
  叶天龙手中的烈焰赤煞一摆,反唇相讥道:「你们仗着人多势众,以众欺寡,居然还有脸皮来和我谈羞耻心的问题!」
  断臂的鬼忍发出丝丝的笑声,活像一条困住了猎物的眼镜蛇。
  「我们鬼忍众的作战方案就是这样的,黑暗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听他谈到黑暗,叶天龙不禁大笑一声,他的身边有一个真正的暗黑系高手,他们这样做还不是在班门弄斧吗?
  「你们还有多少人,都出来吧!」叶天龙踏上半步道:「省得麻烦!」
  「呵呵呵!」断臂的鬼忍发出得意的笑声,「你们害怕了?你们的苦难才开始呢!」
  「真是讨厌的耗子!」失去了耐心的男人不再浪费口舌了,有些人就是要用暴力来解决的。
  有了这样认识的他对身边的看上去十分柔顺的女人说道:「能不能将他们都逼出来?」
  「当然可以!」早已有跃跃欲试之心的美丽女人毫不迟延地回答道。
  「那就开始吧!」
  没等周围的鬼忍有什么举动,叶天龙已经扬剑攻向身右的那个鬼忍。
  站在他身边的玉珠举起双手,飞快地在空中作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如果有识货的人在场,自然可以认出这是一个近乎失传的手印,暗黑系中最上级魔法的手印。
  「来自无间的幽暗,按照远古的约定,张开您无所不在的心目,履行暗明的契约,破坏一切的虚幻,现出他们的本象暗隐之灭!」
  随着她最后的一个字吐出,黑暗笼罩了整个林地,然后附近突然大亮起来,似乎是一个很大黑光层罩在了亮光的外面,不让光线脱离一般。所有在光内的隐身鬼忍众都现出了他们的身形,林中总共有十二个鬼忍。
  「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不见啦!」
  鬼忍众一阵大乱,纷纷惊叫出来。一时无法适应的他们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虽然经过千百种情况的演练,但目前这种情况不在他们的认知範围内,也难怪他们会这样。
  在众人纷乱的声音中,有个男人不悦的声音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除了他的说话对象。
  「我说你在搞什么鬼,我也看不见了!」
  随着话语,还有一声是拍击多肉部分的声响。
  「啪!」
  「啊!」挨打的女人低叫了一声,俏脸飞红。
  「对,对不起!」玉珠忍住心中的笑意,连忙表示歉意,「我也是第一次使用这个魔法,后果是这个样子,我也不知道。不过看他们这个样子,对付起来会方便啦!」
  「回去后再和你好好算帐!」叶天龙嘀咕了一声,也知道现在是攻击鬼忍众的最好时机,因为他的眼楮已经适应了,而看起来鬼忍众还没有适应。
  这是「暗隐之灭」的作用,在这个魔法範围中凡使用隐身术之类的人都会现出原形,还会被强烈的暗系光线损伤视力,而没有使用隐身术的人则仅仅是短暂的不适应。
  叶天龙和玉珠左右一分,如同猛虎入羊群一般,痛击站在原地盲目挥舞武器的鬼忍众。
  惨叫声响起,鲜血飞溅,鬼忍众一一倒下。
  如同美丽的火焰一般,烈焰赤煞的剑气纵横,中招的人无不血肉横飞,伤口的皮肉处就像是被火烧过一样,变成焦黑一片。
  有几个机灵的想逃离,却被玉珠一一截了下来,根本连过上一招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击倒了。
  原本就不是在同一个级数的双方,在如此的境况下,这场搏斗就变成了一次单方面的屠杀。
  很快场中就剩下那个断臂的鬼忍,他茫然无措地望着四下呻吟的同伴,他们全部都已经失去了战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