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亚洲妹我爱你_岛国无码Av免费观看_百度影音av网站_五月色影音先锋av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2000galler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肉棒公主 第八章 宠幸与凌辱

时间:2018-06-13 黑夜结束,太阳刚刚从东方升起,光线穿梭王宫的窗帘,射进阿加莎的房间里。门外把守的侍卫比平日的多,就是最近身的僕人也暂时不能进入房间里。阿加莎被独留在这三百五十平方尺的房间里已经长达八个小时。
  虽然房间里的窗户和阳台主要都是朝着北方,可是因为北面是山顶,而且山上种满树木,可以挡风,因此一点也不寒冷。而窗外还是那从东面到西面连绵不绝的王室花园,景色优美。
  东边的墙上,除了被两个衣柜和一张梳妆台遮蔽的地方以外,几乎每一处都挂上了一幅又一幅的油画,有的是风景画,不过大部分还是裸体的人像,全部都是阿加莎亲手绘画的,内容当然以性爱为题才,巴里和克里斯廷都是经常在画中出现的主角。西边摆放了两个书柜,靠着墙,还有一张简单的书桌和三张椅子。
  门户为于南边,另外还有一张细小的魔法实验桌和两个摆放仪器和工具的柜子。至于那张双人床,则靠着东边。她全身依然赤裸,不过身上和脸儿上的白浊已经被抹乾了,双眼睁开,似乎回复了神智。
  奇怪的是,在那红色的床铺上,除了阿加莎以外,还出现一个另一个貌似是女人的身影。她跪坐在床上,洁白的双手抓着阿加莎的双腿,把双腿张开;她似乎也是双性人,下体长有一根白色的长肉棒,插在阿加莎的淫穴里,而高速来回抽插。
  「啊啊啊……主啊,我……啊啊……」阿加莎轻声地说,双手按在胸前,环抱那诱人的双乳,软绵绵地躺在床上。
  「累了吗?再忍耐一下吧。」阿加莎抬头仰望,眼前是一个美艳的淑女;皮肤洁白,眼睛明亮,头髮很长,而且双乳丰满,双臂和双腿结实,脸颊上发出柔和的光线,外观比任何人类都来得完美。
  「啊啊……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洁白的肉棒马上就在阿加莎的子宫里浇灌神圣的精液,面颊发红,双乳随着身体的动作激烈地摇晃,嘴巴高声地呻吟,脑袋再次被性慾支配了。
  「来吧,喝点精液。」忽然,肉棒马上又从阿加莎的淫穴里,转移阵地,红色的龟头瞬间来到阿加莎的脸儿前面,激烈的喷射起来;阿加莎急忙张开嘴巴,伸出舌头,接过喷出的精液。可是精液实在太多了,填满了嘴巴以后,还是源源不绝的喷出,马上就把阿加莎的脸儿射满了一片白浊。
  随着喷射的结束,阿加莎便把嘴巴里的精液慢慢地吞嚥,躺在床上喘息。至于那美丽的双性人,则躺在阿加莎的旁边,右手温柔地抚摸阿加莎那沾满精液的脸儿。
  「怎么了?感觉如何?」
  「很舒服,很兴奋……」
  「这就好了。」女神微笑着说。「既然也玩过性爱游戏了,现在我们不如趁着休息的时间,继续谈话。」
  「是的……」阿加莎喘嘘嘘地说。
  「阿加莎,我的女儿,你也知道,我製造你出来,并不只是为了多一件性玩具而己。你身上有重大的使命,相信你也知道了吧。」女神说。
  「经过了昨晚的考验,你就已经证明了你拥有控制自己身上强大的力量的能力,通过了第一关;不过,这才是开始而已。」
  「我知道……」阿加莎说。「可是,这股力量……足以抗衡操控他人思想的念力魔法吗?毕竟……这力量是由性爱魔法出来的……」
  「亲爱的,你怎么忽然变得如此没有自信的呢?你应当相信我才对。不要忘记,你的力量都是我赐给你的,你巨大的乳房、美艳的肉棒和红润的阴唇,都是属于我的。只要你信心坚定,除了我以外,世上根本没有人能够控制你。」
  「我知道了。」
  「还有,从今以后,你要加陪小心,敌人的龟头已经指着你的阴唇了。你要留意身边的人;但更重要的是,我给你这强大的力量,并不是叫你去作恶、害人,或是炫耀,而是要你按照我的吩咐做事。知道了吗?」
  「知道了。」
  「那就好了。咦,女儿啊,你看,你的肉棒挺起来了。」这时候,女神的手正在温柔地套弄着阿加莎的阴茎。
  「啊……是啊。」
  「既然如此,你就把你的精液献上,作为给我的祭物吧。」于是女神就低下头,把龟头拉入嘴巴里,温柔地舔弄;一股性兴奋的感觉,顿时从龟头的末端,通过神经线,途经肉棒、阴囊,然后沿着脊髓直上,直到脑袋里。
  「把精液射出来吧。」女神把阿加莎那粗壮的肉棒,塞入自己那粉红色的嫩穴里,然后双腿夹着她的下体,以骑乘体位的方式做爱起来;身体上下晃动,乳房摇来摇去,嘴巴发出轻声的、高声的娇吟。
  这时候,在房间外边的走廊,亚历山德拉和马丁在苏菲亚的引领下,朝着房间的方向走过来。
  「现在阿加莎没事了吧?」马丁问。
  「她已经回复正常了,只是上帝还未离开她,因此我就安排她暂时独留在房间里,与外界隔离。」
  「可是已经八小时多了……」亚历山德拉说。
  「的确,这次的时间有点儿长。或许这是因为上帝有些什么要告诉她的缘故了吧;不过,我想,现在也已经差不多了,因此才请你们一同前去看看。」苏菲亚说。
  当他们来到门外,侍卫就往门的两边靠拢、后退,让苏菲亚走上前,轻轻拍门。
  「阿加莎,可以进来吗?」
  「等一下吧……」令人诧异的是,回应的却不是阿加莎,而是另一把悦耳、温柔的女声,而且还夹杂着娇吟的声音。明显地,这是女神的声音。亚历山德拉和马丁顿时吓呆了。
  「难道阿加莎正在……」马丁惊讶地说。
  「无论如何,既然上帝要我们等待,我们就不要进去吧。」苏菲亚冷静地说。
  与此同时,在房间里,面对来自女神,无法抵抗的诱惑,阿加莎的肉棒只好乖巧地把精液射出来了。
  「啊啊啊啊啊……」精液如同万马奔腾,又似是喷泉,从龟头溢出,射入子宫。不过,女神似乎并未满足。她把肉棒抽出,趴下来,抓紧着阿加莎的肉棒,让龟头朝着她的脸儿上喷射;有的精液落在嘴巴里,其余都散落在那发光的脸儿上。
  「真美味……我製造出来的东西,还真美味呢。」女神卖花赞花香的说道。
  「是的,上帝……」
  「既然如此,从今以后,你就要好好善用这根肉棒了。」女神说,双手依然抓着阿加莎的肉棒,嘴唇沾满了精液,脸儿上儘是一副淫蕩的样子。
  「我赐给你这根神圣的阴茎,并不是要你去强暴女人和男人,而是要你借此以征服你的敌人,相信你也明白了吧。」
  「我明白,上帝……」阿加莎轻声地说,呼吸依然还是喘嘘嘘,双臂和双腿都软起来,只是肉棒依然保持坚硬,不由自主地抽搐、射精。
  「既然如此,我也要回去了。」
  「什么?」阿加莎显得有点儿依依不捨的样子。
  「你这好色的女儿真是的,难道你要永远地跟我干下去了吗?除非你死了,来到天堂,能够享受永恆的性兴奋感觉,否则任何人之间性爱最终总有暂时结束的一刻。不过,你也不用太挂念我,因为我永远也是待在你的床边的。」
  「可是,我……」然而,女神马上就在阿加莎消失了,留下阿加莎那根已经发软、停止射精的阴茎。
  「可以进来了吧?」
  「进来吧……」阿加莎轻声地说。于是,苏菲亚就推开房门,与亚历山德拉和马丁一同进去,发现阿加莎四肢发软,躺在床上,脸儿上还满布精液。
  「阿加莎,」苏菲亚走到来阿加莎的身旁,蹲下来,轻声地问。
  「你刚才是不是跟……」
  「是的……我脸儿上的精液,都是从女神而来的。」阿加莎说。
  「这就是说,你刚才一直都是在跟上帝性爱了吧?」亚历山德拉惊诧地问。
  「是的,妈……」
  「那么,上帝有没有告诉你些什么事情?」苏菲亚问。
  「有,不过……我已经累透了,可不可以……先休息一下……」
  看见阿加莎如此疲倦的样子,苏菲亚便不再追问下去。阿加莎的眼神呆滞的凝视着马丁那淫秽的脸儿,伸出舌头,温柔地舔弄她滑嫩的皮肤上的浓精。根据尼白地王国的民间传说,只要喝下女神射出的精液,就可以获得更多的力量,而且还可以养颜,因此马丁自然地就疯狂地舔舐阿加莎脸儿上的精液。
  「马丁,等一下,我也要呢。」刚刚从惊讶当中冷静过来的亚历山德拉,马上又想起那些关于女神的精液的传言,就跟马丁一样,蹲在地上,疯狂地舔弄阿加莎的脸儿,把白色的精液逐一扫乾净。
  「爸,妈……好痒呢……」阿加莎嘴角微笑着,轻声地说;纵使感到疲倦,但是考虑到反正脸儿被舔弄也没有损耗她的体力,又可以能让自己的父母高兴,而且自己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就躺在床上,看着这两个成年人如同孩子般狼吞虎嚥地吞精的样子。不过,显然地,苏菲亚就没有如此的闲情逸致享受这顿精液早餐了。
  「受到上帝宠幸的人虽然也有不少,可是次数如此频繁,而且这次的时间如此长久,相信在历史上也甚少发生。」苏菲亚心里想。
  事实上,这也不是阿加莎第一次与女神见面,而且与她性爱了;这些事情,从小以来,已经经常发生,而且苏菲亚还多次曾经亲眼目击整个过程。儘管如此,对于亚历山德拉、马丁,甚至是熟读圣典的苏菲亚来说,与女神性爱从来就是一件不寻常、极为神圣的事情,无论发生在阿加莎身上的次数的频率是如何的多,他们也总会感到震惊。
  「这女儿,果然是个神圣的婴孩。」苏菲亚的双眼凝视着亚历山德拉和马丁嘴巴吐出的一丝又一丝的浓精,继续想着。
  「这次既然上帝在她接收第一次挑战之前与她发生这事情,这就表明阿加莎在祂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的重要;既然如此,相信无论如何,阿加莎也会胜过这危机。但愿上帝保佑她吧。」
  在勒斯弗蒂大陆的北方,就是撤斯王国的首都荒淫城,由于在尼白地城的北方,日照较短,纵然没有时差,太阳却好像被荒淫城的黑暗吓呆了,迟缓了走出
  来。不过,无论是在白天,还是在黑夜,被围墙包围的王宫还是黑暗一片。
  身为撒斯王国国王──也就是尼白地王国最大的敌人──理查德,跟惯常一样,推开被子,露出强壮的肉棒,把脚从床上踏在那绣上了尼白地王国地图的地毯,然后走下床;在床上,不见他的妻子维吉尼亚,也看不见他那得宠的男妓杰克,却只看见三个全身赤裸,脖子上戴着狗圈,被狗绳繫在床边的小男孩,躺在他的身旁;其中一个已经醒过来,嘴唇发抖,眼神可怜,双手遮蔽着那根已经几乎被吸光了所有精液的小肉棒,缩在一角,神情惊慌。不过,理查德却不以为然,转身拉开那高大的衣柜的柜门,取出衣物。
  他首先穿上一条粉红色的三角内裤,把肉棒和阴囊遮蔽起来,然后穿上一条粉红色的短裙子;裙子上有白色的花边和花纹,用棉花製成的,显然不是撤斯王国的产物,而是从尼白地王国的商旅船队当中抢掠得来的。他又戴上炒红色的乳罩,然后穿上白色的上衣,拉上蝴蝶结,装束如同女人一样。
  再经过梳妆以后,他就推开连接阳台的玻璃门,来到阳台;阳台的那边摆放了一张圆桌和几张椅子,那时候维吉尼亚和杰克已经就坐了。桌子上只是摆放了一些麵包、刀子、奶油这些简单的食物,连半滴咖啡或是奶茶也没有,杯子都是空的。
  然而,奇怪的是,在阳台的四周,却有不少的人绕着圆桌的外围站着;他们大部分都是脖子上戴着狗圈的性奴,少数的是繫着丝带的僕人,有男有女,不过全部都是年青人。纵然气温只有摄氏十多度,不论男女,这些人都是全身赤裸的站着。
  「今天有什么好吃的?」理查德奸笑着问。
  「来自勒斯弗蒂大陆东方的少男的新鲜精液,前几天才被抓回来的。」杰克回答说,右手拉着一根洁白的肉棒;肉棒的主人是一位金髮的少男。
  「只有一根吗?」
  「不,还有很多。」于是杰克又拉着另一根棕色的肉棒,来到理查德的嘴唇边,儘管那肉棒的主人──一个棕髮的少男,发出痛苦的尖叫。
  「那就好了。可是,这些精液,该配些什么呢?」
  「这还用问吗?这儿除了麵包,还有什么?」维吉尼亚冷酷地回答;虽然是在跟理查德说话,但是她的双眼从头到尾依然凝视着眼前那粉红色的嫩穴,右手拿一条又长又硬的法式麵包,凶狠的把整条麵包塞进去,并没有理会那痛苦的尖叫和呻吟的声浪。
  一个白种少女,坐在长桌子上,金黄色的长髮被绑起来,双脚挣开,蓝色的眼睛目眩神迷,红色的嘴唇在发抖,甚至娇小的乳房也跟着发抖。在整个王宫里,似乎只有维吉尼亚一人才胆敢以如此无礼的语气对理查德说话。虽说是夫妻,喜欢男人的理查德似乎跟这个喜欢女人的维吉尼亚的关係一直都不太好。
  理查德并没有理会维吉尼亚的说话;他抓起眼前这两根充满青春气息的肉棒,开始粗暴的套弄起来,然后用舌头舔弄,最后还用牙齿把龟头咬紧。
  「求求你……放过我吧……啊啊啊!」金髮少男轻声地哀求说,没想到竟然换来理查德无情的拍打他那滑嫩的臀部。
  「臭小子,你最好听话一点儿,要不然,」理查德左手从桌上拿起一把刀子,指着少男的龟头,眼神凶狠地盯着少男惊慌的双眼。「小心我把你的肉棒拿来当作刺身。」
  面对如此可怕的恐吓,少男最终只好乖巧地向理查德屈服,任由理查德玩弄他的阴茎。于是,这两根年青的肉棒马上就挺直起来,龟头变得愈来愈红;最后,理查德还张开嘴巴,索性直接把龟头含起来,準备迎接肉棒的喷发。
  「啊啊……啊啊啊……」棕髮少男首先抵受不住理查德的淫舌的诱惑,在他的嘴巴里喷射出纯洁的精液;接下来,金髮少男的肉棒亦是如此,肉棒不由自主地抽搐,龟头喷出一股白浊的颜色。虽然肉棒喷射的力度也不少,可是理查德神情松容不迫,眼神没有露出半点痛苦的神情,反而双手把肉棒抓得更紧,使得两位少男可怜地大呼小叫。
  「咕噜咕噜……啊,继续射吧!」没多久,理查德把两根肉棒从嘴巴里抽出来,伸出那沾满了精液的淫舌,把那两个火红色的小龟头瞄準着对方,互相喷射;精液有的落在对方的肉棒上,不过大部分还是落在理查德的脸儿上和嘴巴里。
  他疯狂地套弄着这两根肉棒,张开嘴巴,把精液都吞嚥下去,偶然还发出高声的尖叫和呻吟;至于脸儿,从头髮、额头、鼻子、嘴唇直到下巴,都被精液染成白色了。
  「少男的精液……还真美味呢……」理查德伸出右手的指头,轻抹那沾在嘴角上的精液,奸笑着说。这时候,肉棒的高潮将近完结,理查德便拿起桌上的两片麵包,把弱小的龟头包裹起来,把剩下来的精液都涂在麵包上,然后送入已经白色一片的口腔里,慢慢地品嚐。至于两位少男,当他们看见理查德那被射满精液的脸儿的时候,却没有半点的快感或满足感,只有惊慌失措的眼神。
  「国王陛下,」就在理查德还在品嚐嘴里的精液的时候,一位女僕人推开玻璃门,向理查德跪下来,恭敬地对理查德说:「现在是与身在尼白地王国的间谍通讯的时间了,请陛下赶快前往书房準备。」
  「知道了,知道了,别那么啰嗦!」虽然理查德不愿意,可是他亦只好终止这荒淫的早餐,前往书房。「杰克,维吉尼亚,快点吧,我们现在就要到书房去。」
  「别催促吧,我不是你的性奴和僕人。」维吉尼亚冷酷地响应,站起来,双手抓着两个少女性奴的长髮,离开阳台,前往书房。
  「还有,杰克,把这两个家伙也带到书房里,好让游戏能够得以继续。」
  「是的。」于是,杰克便拿起两条狗绳,繫着两个少男的狗圈,拉着他们,一同离开阳台,踏进玻璃门;然后经过房间,又在那刻画了尼白地王国地图的地毯上踩了十多下,推开房门,往右转,走进阴暗的长廊;途经不少的房门,每间房门前都有侍卫把守,嘈吵的惨叫和尖叫声不停在长廊里徘徊,彷彿这儿是通往地狱的走廊。走了四十多码,他们终于来到书房的门前;都是一扇颜色阴沉的大木门,使人感到毛骨悚然。
  理查德推开大门,进入室内,坐在书桌前的黑色座椅上,维吉尼亚和杰克则带着他们的性奴,站在理查德的后方,然后理查德把双手按在桌上的一个紫色的水晶球上,念出一段咒语;水晶球便马上发出一束光线,把影像投射在对面的墙壁上。
  「陛下。」在影像当中,有一个身穿斗篷的男人,跪在地上,恭敬地对理查德说话;由于脸儿和皮肤都被遮蔽了,看不见样子,也弄不清肤色,不过从那幼嫩的声线,大概可以推测这人应当是一个少男。
  「怎么了?今天又有什么消息?」
  「报告陛下,阿加莎已经在昨晚午夜时分完成了祭典。」少男说。看起来苏菲亚最终还是无法把这件事情隐瞒敌方。
  「是吗?那家伙的情况如何?」理查德问。
  「目前还不清楚,不过之前她曾经因为失控而发疯,在修道院里肆意强暴他人,后来又被制服,然后昏过去了。」
  「哈,是吗?这家伙看起来比我想像中还要软弱无能。」理查德沾沾自喜的奸笑说。「就是那些所谓的祭典真的能够提升阿加莎的魔法力量,性爱魔法的力量又怎能抵挡念力魔法的力量?更何况她连性爱魔法这种如此渺小的力量也操纵不了,就更不可能抵挡我的力量的入侵。」
  「就是嘛,陛下,就是阿加莎是个双性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杰克附和的笑着说。
  「这当然啦,双性人从来都没有什么了不起;只不过是阴囊的下方多了一个淫穴,胸前多了一双淫乳而已。那些尼白地的学者却竟然以为这样就会力量比常人大增,真是愚昧无知。」理查德说。「树妖不也是双性的吗?最后还不是被我这个男人征服了。更可况阿加莎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你可不要轻敌,阿加莎毕竟还是得到他们的女神保佑。」维吉尼亚似乎十分喜欢向理查德泼冷水似的,总是在不当的场合说些不当的说话。这下子理查德似乎终于忍不住了,没有再假装听不见,直接驳斥她的冷言冷语。
  「你这女人又懂些什么?难道你跟那群尼白地王国的愚民一样,相信这世界真的有神存在的吗?」理查德反驳说。
  「你不听从我的忠告就算了,不过请你对我说话的态度最好礼貌一点。」维吉尼亚盯着理查德,严肃地说。「你可知道,在这儿,在撒斯王国里操纵权力、拥有强大魔法力量的人,除了你以外,还有我。你可以用念力扭断我的脖子,我也可以用念力压扁你的脑袋。」
  听见维吉尼亚如此严厉的警告和恐吓,理查德虽然还是面不改容,但是亦没有再辩驳下去了,似乎心里对于维吉尼亚依然有所畏惧。
  「好了,还有别的事情吗?」
  「陛下,没有别的事情了。」
  「既然如此,现在就结束通话了吧,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呢。」
  「遵命。」于是水晶球所发出的光束渐渐地变得暗淡,影像也在阴沉的空气当中消散,留下空白一片的墙壁。
  「好了,现在是去餵饲我们可爱的树妖的时间了。杰克,现在就带这两个家伙进去陪伴树妖玩一下吧。」理查德站起来,推开椅子,然后对维吉尼亚说:「如果你喜欢的话就跟着来吧。」
  维吉尼亚没有开腔响应,就拉着身后的两个少女性奴,一同离去。理查德来到书桌旁的书柜前,从柜子里取出了几本书,掉在地上,书柜就自动的向右方挪移了,露出一条又黑又斜的长廊。不过,当理查德朝着通道的入口呼喊一声「点火」的时候,长廊两侧的墙壁上就忽然燃亮了火把,变得灯火通明。
  理查德首先踏进走廊,接着就是维吉尼亚和她那两个可怜的少女性奴,最后就是杰克和那两个惊慌的少男性奴。当他们都走进走廊里以后,书柜又自动的把信道遮蔽住了,信道的大门再次被关上。
  这条狭小的长廊是从书房里直接通往地牢的快捷方式;不到一分钟,就已经到达地牢的后门。侍卫们马上为理查德打开那坚硬的铁闸;当闸门打开的时候,马上就传来一阵惨叫的声音。当理查德听见这种可怕的叫声的时候,就高兴地笑起来。
  「听起来似乎树妖今天十分精神呢。」走进铁闸,便可以看见一群赤裸的男人站立着,把阿曼达重重包围起来。负责照料阿曼达的塔尼亚则站在旁边,眼睛凝视着阿曼达可怜地惨叫的样子,把她的一举一动都记录在又厚又重的笔记簿里;儘管先前曾经被阿曼达凌辱,但是塔尼亚始终还是一个柔弱的人,依然拥有恻隐之心,加上阿曼达在她的脑袋里依然拥有残余的控制力量,使她对于阿曼达深感同情,时常希望可以帮忙她,可是又因为害怕理查德,始终不敢让她从理查德的思想操控当中释放出来。
  理查德踱步走上前,吩咐那些正在姦淫阿曼达的男兵们逐一退下;那时候,树干长出来的那些肉棒都显得软绵绵的,依在墙上,动弹不得;至于树干的树皮也变得脆弱,粗大树根也发黑了。阿曼达躺在树根上,身体从髮丝直到脚跟,都是白浊一片的精液,阴唇和肛门发红,乳头和龟头由于经历多次的喷射,现在也无法挺直起来了。她的眼神惊慌失措,流出眼泪;当她看见理查德那双锐利、可怕的眼神的时候,甚至还尖叫起来,马上伸出手,盖着自己的脸儿。
  「怎么了?感到害怕了吗?」理查德弯着腰,低下头,手端着阿曼达的下巴,轻佻地说道。
  就在理查德还在发出无情的狂笑的时候,阿曼达的眼神忽然从恐惧换成凶狠,盯着理查德,双手忽然抓着理查德的衣领,发出咆吼的叫声,脚狠狠的踢向理查德的脚跟,使他倒在地上;然后又如同狮子蹼向理查德,一双手抓着他的乳罩,另一双手则抓着他的短裙,要把他的衣服撕裂。
  「可恶的家伙,要造反了吗?」理查德那凶狠的双目马上聚精会神的盯着阿曼达的蓝眼睛,阿曼达顿时就全身发软,眼神再次变得惊恐,嘴巴惊慌地尖叫起来。
  「今天来看你本来是要给你带来少男的新鲜浓精,没想到你这家伙竟然胆敢如此对待你的主人。看起来你还是需要调教一下。」
  「陛下且慢!」塔尼亚急忙走上前,拉开阿曼达那浸淫在精液当中的湿淋淋的身躯,尝试为她向理查德辩护。「阿曼达刚才并非有意冒犯陛下的。这些日子以来,由于陛下的力量不停的压迫的关係,她已经进入精神分裂的状态,一方面十分惧怕陛下,另一方面又憎恨陛下;如果陛下能够减轻压迫思想的程度的话,相信阿曼达很快就会完全顺服于陛下……」
  「听你这样说,你是在质疑我的做事方法了吧?」
  「不是……臣不敢,臣的意思是……」
  「你给我住口!现在我并没有询问你的意见。」于是塔尼亚只好低下头来,站在维吉尼亚的背后,默不作声。
  「我就是要使她变成现在疯癫的样子,这样才能最有效、最快捷的消磨她的意志,最大幅度降低她的反抗的力量。」理查德把上衣和乳罩解下,接着又把短裙和内裤都在阿曼达面前脱光了,露出坚挺的肉棒,龟头指吓着阿曼达那发抖的红唇。「届时她的思想就会完全听从我的指示,儘管她还有自己的独立思考,也再没有能力反抗我的命令。明知自己正在做出违背良心的事情,自己也不愿意继续下去,却依然不由自主的干下去,哈哈,这样的压迫才够痛苦的啊。」
  接着,理查德又吩咐杰克把那两个少男带上前。理查德双手拉扯着他们的头髮,奸笑着对他们说:「来吧,现在好好服侍一下我们的树妖大人吧。」
  于是,在理查德的念力的驱使之下,树干上的几根肉棒忽然挺直起来,朝着两位少男的方向贴近;两根粗壮的肉棒率先绕着他们嫩滑的肌肤,勒紧他们的双手和双脚。
  「不要,不要……」
  「救命……啊啊啊啊!」正当两位可怜的少男还在惊慌地挣扎的时候,狭小的屁眼已经分别被一根白色和黑色的肉棒入侵;两根巨物毫不留情地插进肛门,进入直肠,然后开始高速地抽插起来。
  「再叫喊大声一点儿吧!」没多久,又又两根肉棒分别贴着少男粉红色的龟头,如同绳子般缠绕着肉棒,然后勒紧,迫使两根发软的阴茎再次挺直起来。
  「杰克,你也上前来吧。」理查德说,双手抓紧阿曼达滑嫩的双乳,龟头瞄準着湿淋淋的阴唇,凶狠的把整根肉棒直插子宫;阿曼达大叫一声,情绪失控,眼泪从诱人的蓝眼睛滚下来,嘴巴张开,好像想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只是疯狂地尖叫。
  但凌辱只是才刚开始而已。杰克走到来阿曼达的旁边,躺在地上,然后拉起她的臀部,从裤子里掏出小肉棒;不过他也并非把目标对準阿曼达那早就填满了精液的屁眼,而是伸出双手,强行挣开已经被理查德的肉棒佔有的淫穴,在这狭小的通道里再增添一根肉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见阿曼达这副痛不欲生的样子,塔尼亚也不敢再看下去了,手盖过双目,躲在维吉尼亚的背后,甚至还流出同情的眼泪。至于外表冷酷无情的维吉尼亚,看见理查德如此疯狂的行为,也楞住的盯着他们,彷彿对于他们的暴行也感到愕然。
  「虽然我曾经听闻过,树精灵强暴和虐待人类的手法极为变态,连小孩子也不放过,会在整天二十四小时向猎物马不停蹄地凌辱猎物,直到吸食了充足的精液、淫汁和乳汁,吃饱了,才会休息片刻;可是,树精灵尚且也把自己的猎物当成是人,保护他们不受任何的伤害,而且玩厌了,就会放过他们。」维吉尼亚心里想,右臂搂着塔尼亚的肩膀,温柔地安抚她。
  「可是,现在理查德却把树精灵当成是自己的工具和玩具,而且还肆意残害他人的肉体和精神;树精灵的强暴也只是为了温饱、繁殖后代和娱乐,然而理查德的强暴却是为了藉着摧残树精灵,从而摧毁尼白地王国的阿加莎,还有亚历山德拉,所有的王室成员,甚至是举国上下的人民。我到底为什么,当初竟然会与这疯癫失常的野狼合作的呢……」
  「过来吧,靠近一点……」理查德使两位少男的龟头往阿曼达的双乳靠拢,然后又利用念力控制阿曼达举起双手,套弄着两位少男的肉棒。
  「对了,就是这样!」理查德兴奋地狂笑着说,又忽然掌掴阿曼达发红的脸颊,拉扯她的长髮,挤压她的双乳;最后更执起一条不知从那里来的马鞭,无情地鞭打阿曼达以及两位少男白色的肉体。
  没多久,两根插在少男肛门里的肉棒首先喷射出精液;少男们高声地、惊慌地尖叫,那两根已经挺直起来的肉棒上下晃动,眼神失焦,目光可怜。由于树精灵树的精液对于人类有催情的强烈作用,因此当热烘烘的精液,在肉棒起劲的抽搐之下,强行注入、灌入直肠,再通往大肠,被吸收的时候,两位少男的阴茎马上就发红了,一股精液快要从龟头里喷出来。
  「来吧,把精液射在树妖的嘴巴里。看这蕩妇的样子,她饿得很呢。就让她尝一下新鲜的精液吧。树精灵最喜欢喝的不就是人类的精液了吗?」于是,理查德又使少男的龟头转移至阿曼达的嘴唇前,然后把肉棒塞入阿曼达细小的嘴巴里,高速地抽插起来,精液马上就如同喷泉般喷出来。
  「唔唔唔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初时理查德抓紧着阿曼达的嘴唇,强迫她把所有的精液都吞嚥下去;阿曼达便感到呼吸困难,显得面红耳赤。然后,理查德就让两根肉棒退出,那时候阿曼达的口腔已经被填满精液了,精液还从嘴角溢出,有的则因为咳嗽的缘故而被喷出来。不过,口交的攻击只不过是换成颜射而已,射精并没有停止下来的趋势。
  少男的龟头在那本来就沾满浓精的脸儿上再喷上一层精液,肉棒如同拳头一下一下的拍打着白浊的、黏稠的脸儿;最后又在乳房上喷射,阿曼达的乳头还伴随着他们的喷射而释出大量的乳汁,连同少男的精液,大部分都落在理查德淫秽的脸儿和舌头上,余下的就喷满了乳房和乳沟,使得上半身到处都是精液一片。
  「好了,现在是我射精的时候了。杰克,你也跟着来吧。」理查德奸笑着说。
  于是,两根插在狭窄的阴道口的肉棒,就加速来回,力度也加强了;阴唇的磨擦,加上对方的肉棒和龟头的互相刺激,理查德和杰克马上就进入高潮。
  「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曼达惊慌地呻吟,下体发出剧烈的痛楚,可是她也知道,这时候任何的呼叫都是无补于事的,反而只会刺激理查德的性慾,使得他的虐待变本加厉。
  果然,理查德马上就利用念力,迫使她的一双手抓紧自己的乳房,疯狂地把乳房挤压,再次喷出乳汁,而另一双手则抓着自己的肉棒,拉扯、拍打那火红的肉棒和龟头,套弄着自己的肉棒;而理查德则继续疯狂的抽插,发出高声的、兴奋的尖叫,左手拉紧阿曼达的长髮,右手执起长鞭,疯狂地鞭打阿曼达滑嫩的肉体,已经完全失去了人性,把她当成动物般看待。
  「理查德,快点住手,你再这样下去,就会把她弄死的了……」维吉尼亚终于忍不住走上前,拉着理查德的右手,严肃地说。然而,她换来的结果,却是马上被四根肉棒分别绑起双手和双脚;至于塔尼亚亦被粗大的肉棒抓起来了。
  「什么,你竟敢如此对待我……」维吉尼亚的说话还未完结,一根粗大的肉棒马上就塞住她的嘴巴,封着她的喉咙。
  「糟糕了,现在这家伙已经失常了……」的确,正如维吉尼亚所想,理查德
  现在已经完全失常了,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他继续强暴阿曼达。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理查德和杰克的肉棒马上就在阿曼达的体内激烈地喷射起来,两根肉棒互相磨擦,一同把精液注射在阿曼达的子宫里;阿曼达放声地尖叫,哭泣起来。
  「哈哈哈哈……」理查德继续疯狂地笑着;自己的肉棒继续喷射,阿曼达继续尖叫,凌辱依然继续下去;而理查德那邪恶的阴谋,也继续发展,亦如同一龟头末端滴出精液的肉棒,即将展开喷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