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亚洲妹我爱你_岛国无码Av免费观看_百度影音av网站_五月色影音先锋av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2000galler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七十四章

时间:2018-07-09 华瑄给小慕容传过了话,便不回房,心道:「就算文师兄不想,慕容姐姐也该会想要,我还是别待在房里,到时候文师兄又要笑我爱吃醋 了。」想到这里,心里不禁真有些酸溜溜地,眼前浮现出一幅幅文渊和小慕容缠绵温存的景象,不觉脸上发热,急忙甩了甩头,心道:「我在 想些什么啊?」
  心中正微感害羞,脚下快步走过长廊,忽听一旁厢房门后传来几声铮瑽乐声,音色入耳舒畅。华瑄停下脚步,暗道:「是紫缘姐姐么?」 轻轻推开房门,果见一名女郎坐在床沿,手抱琵琶,轻轻拨弦奏曲,正是紫缘。
  紫缘听得有人开门,转过头来,见是华瑄,登时脸露微笑,道:「华姑娘,有事么?」华瑄有些慌乱,快速地摇了摇头,道:「没有啦, 我是听到紫缘姐姐的琵琶声好好听,所以开门看了一下。紫缘姐姐,会不会打扰到你了?」紫缘微笑道:「怎么会呢?来,要不要进来休息一 会儿?你一直照顾文公子,一定很累了。」华瑄喜道:「好啊!」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心道:「累是累,可是不完全是照顾文师兄的关係。」
  紫缘走到桌边,放下琵琶,倒了杯清茶给华瑄,道:「文公子好多了吧?」
  华瑄道:「是啊,文师兄很有精神的……」想起先前的一番云雨,不由得耳根发烫,不好多说,喝了一大口茶。紫缘似乎心里有数,脸上 也有点红了,轻声道:「那就好啦。」纤指轻颤,继续弹奏着悦耳的音韵。
  华瑄从未跟紫缘单独相处,此时偷偷望了紫缘几眼,越觉得她容貌灵秀出俗,忍不住低声歎了口气。歎息虽轻,紫缘依然听见,不禁好奇 ,停下琵琶,问道:「华姑娘,怎么了?」华瑄低声道:「紫缘姐姐,你跟慕容姐姐都这么漂亮,就只有我还是长不大的小丫头……」紫缘一 听,不禁微微脸红,道:「华姑娘说哪里话来?我们也只差一两岁罢了,不都是小丫头么?」说着掩嘴笑了笑。
  华瑄怔怔地看着紫缘,道:「可是……紫缘姐姐,你就是比较漂亮嘛。我也说不上来,不过……感觉上就是如此。」紫缘笑着摇了摇头, 道:「不管容色如何美丽,待得数十年后,也就不复存在了,我倒是不看重。」华瑄低声道:「可是文师兄喜欢啊。」
  紫缘轻轻握住华瑄的手,道:「华姑娘,你为什么会喜欢文公子呢?」
  华瑄愣了一下,道:「这个……」迟疑片刻,红晕飞上双颊,低声道:「文师兄他……从小就一直照顾我,又很温和……虽然向师兄人也 很好,可是文师兄更好……嗯……然后……嗯……嗯……」一边说着,脸上不自觉露出了害羞的微笑,稍稍低着头,道:「其他的,我也不太 会说啦。」
  紫缘拍拍华瑄的手背,笑道:「那不就是了么?文公子他会喜欢我们,也不是凭容貌来决定的。虽说男子都喜爱美貌的姑娘,可是那毕竟 不代表一切。我跟文公子初次相会时,连一面之缘也不可得,然而我听到他的琴声,就知道他……
  他的心意了。「说到这里,心中泛起一丝甜蜜,轻声道:」至于我们三人谁漂亮些,自然就不是文公子喜欢谁的原因了。当真说起来,只 怕文公子自己也不能解释。「
  华瑄听着,静了一会儿,突然道:「紫缘姐姐,我跟你说一件事,你可别生气喔。」紫缘微笑道:「什么事?」华瑄犹豫了一下,像是下 定决心,才低声说道:「那天文师兄把你接出水燕楼,其实……我有点不太开心。」
  忽然想到了什么,又急忙道:「紫缘姐姐,你别误会喔!你能离开那种地方,重新生活,我很替你高兴的,真的喔!我……我……我只是 ……怕文师兄太喜欢你……好像有点……吃醋吧。」
  忽听紫缘噗哧一笑,轻轻举袖掩嘴,笑道:「华姑娘,你真的很纯朴呢。」
  华瑄心中一急,叫道:「紫缘姐姐,我是很认真的在跟你说啊!」紫缘微笑道:「我知道,我都听啦。」华瑄拨拨手指,低声道:「你会 生气吗?」紫缘嫣然一笑,道:「有什么好生气的?那次你跟慕容姑娘躲在我房里,把我跟文公子吓了一跳,当时我也不太舒服呢,就像你一 样,有点醋意吧。」
  华瑄睁大眼睛,道:「紫缘姐姐,你也会吃醋么?」紫缘脸上微现赧红,道:「偶尔也会啊。知道文公子有两个这么可爱的红颜知己,我 哪能放得下心?」
  说着朝华瑄笑了笑,道:「不过现在不会了,既然在一起,像姐妹一样不就很好吗?」
  华瑄顿时心情开朗,高兴地握住紫缘双手,欢声叫道:「紫缘姐姐!」
  紫缘轻轻回以一笑。两女之间原有的隔阂,尽数化为烟消云散。
  数日过去,巾帼庄中诸人伤势较轻者多已愈可,元气渐复。危机既已消解,向扬不觉思念起赵婉雁来,只因文渊内伤尚未尽愈,同门三人 有机会相聚,也就不先行离去,自与众人谈笑解闷。
  大敌已退,庄中气氛不复如之前的兵凶战危,人人均已展颜之际,唯有蓝灵玉心里最是烦闷不堪。原因无他,正是因慕容修之故。
  慕容修助华瑄从康楚风处夺得解药,因而救了杨小鹃,于击退黄仲鬼尤其居功厥伟,石娘子亦于事后致谢。可是蓝灵玉心里却是矛盾之极 ,想到慕容修对她大肆轻薄之举动,固然羞愤难当,但是他却对保全巾帼庄出力极大,更在饕餮太子、睚眦太子手下救过自己,实不知要以何 种态度面对他。几天以来,每次在庄里和慕容修照面,慕容修皆是不言不语,只对着蓝灵玉微笑。蓝灵玉心底厌恶之极,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这日午后,蓝灵玉来到巾帼庄后院闲步,时当六月,暑气逼人,蓝灵玉更是心烦意乱,信步走到平日练武的院中空地,解下腰间双戟,心 道:「这几天如此烦躁,不如练练功夫,发洩一下。」
  当下蓝灵玉双手分握短戟,使开「飞燕戟」招数,一招招练了下去,风声飒飒,银光霍霍,双戟轻快如燕,转瞬之间,一路飞燕戟将要使完,蓝灵玉两支短戟脱手射出,「双燕分飞」作为收尾,去势快如流星,同时钉入一棵大树之中。
  蓝灵玉戟法练毕,呼了口气,走近那树,要将双戟拔出,忽地树后传出一个人声,说道:「可真危险,要是这两戟刺穿过来,我岂不是当 堂毙命了么?嘿嘿,嘿嘿!」但见一个人影从树后缓缓绕了过来,正是慕容修。
  蓝灵玉脸色大变,停步不前,咬牙瞪着慕容修。慕容修笑道:「干什么咬牙切齿的?唔,这两戟丢得可准,一高一低,上面的刚好穿心, 下面的可就厉害了,死了还得变太监。」蓝灵玉气得满脸通红,叫道:「下流,让开!」继续走上前去,斜眼看着慕容修,迅速拔出双戟,立 即跳开。
  慕容修笑道:「做什么?怕我吗?你特别挑这棵树出招,难道不是要叫我出来?」蓝灵玉怒道:「谁知道你在那里?早知道的话,这两戟 应该射穿过去。」
  慕容修哈哈大笑,道:「脾气还是这么硬。」朝蓝灵玉身上来回打量,又道:「流了不少汗啊,内功修练可还得多下工夫了,还是当真太 热了?」蓝灵玉一怔,这才发现衣衫在汗湿之下,贴身甚紧,身材曲线若隐若现,再一看慕容修的眼光所至,登时又羞又气,叫道:「你少啰 唆!」一收双戟,转身便走。